欢迎光临ag试玩网站-官方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触目惊心“小饮料”

2021-06-17 08:47

  6 月 10 日,截止目前石家庄今年气温最高的一天,庄严和我一大早坐上了开往河北晋州的长途车。

  我们在以前的采访过程中发现,河北的市场上充斥着大量晋州、元氏等石家庄周边县市生产的饮料——假冒的鲜橙多、可口可乐、雪碧等,这些产品从包装上看和名牌产品差不多,但是低廉的价格曝露出了一些问题。市场上真正的鲜橙多、线 元以上,生产成本也在 1 元以上,这种当地生产的饮料零售价只有五六毛钱。此次晋州之行便是暗访这些饮料生产厂家。由于没有确切的线索,只是凭借着从市场上抄来的几个厂家的电话,心中充满了疑问:这些厂家到底是什么状况?有没有在生产?我们能不能进入生产车间?一路上都在和庄严探讨我们怎样才能“打入内部”。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来到了晋州市城区,我们随机找了几个饮料摊,发现都在销售这些饮料,我们又来到位于晋州城区饮料批发市场,发现这些当地生产的“小饮料”在这里很集中。在和经销商谈话过程中他们透露了一些内幕:这些饮料都是一些小作坊生产的,有的就是家庭用“三精水”(香精、色素、甜味剂)勾兑,然后用一些盆盆罐罐灌出来的。走访一圈之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同时也增加了一些信心。但是怎么找到这些厂家呢?饮料的包装上厂址都写得很含糊,比如某某开发区或是外环路,甚至是一条根本就不存在的路。

  在 40 多度的烈日下,我们转了两个多小时,晒得头晕脑胀,匆匆吃了一些东西填饱肚子,然后想下一步怎么才能找到这些厂家。

  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按我们采购到的样品上的地址把我们送过去,可是司机问了好多人也没有找到生产厂家。后来他清楚并我们是想找这些饮料生产厂家之后,把我们带到了位于市区不远的魏庄村。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一家生产厂家。从外表看上去,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小院,一幢二层小楼,大门紧闭着,很难看出这个院子和饮料有什么关系。进入院子之后,才发现了另一番景象:地上有几瓶散落的鲜橙多和一些空瓶,在老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挨着大门口的一个房间,屋子里堆满了已经包装成箱的鲜橙多、绿茶等饮料。这就是这个工厂的仓库。这些饮料包装上看还算精致,只是不知道口感如何,就当我们想要打开一瓶,尝尝味道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当天是 6 月 10 日,但是发现瓶盖上的生产日期赫然印着 6 月 11 日,我便问老板这些饮料是什么时候生产的,他说是昨天,也就是 6 月 9 号,当问他为什么会把生产日期打成 6 月 11 日时,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露出一丝难懂的笑容。在和老板的聊天过程中,他突然问我们:你们不是记者吧?我们俩一愣,然后他又说道:原来电视台来曝过光,来的也是一男一女!看来他只是对我们的男女搭配比较敏感,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怀疑。我们提出想看一下是怎么生产的,老板说现在是麦收的时候,没有工人,所以没有生产。我们只能参观了一下这家工厂的“流水线”。在院子的东南角有一个小蓬子,用布盖着,这就是生产车间,一口水缸,里面插着一条水管通向二楼,我们来到了楼上,发现水管的那一头在一个盛满脏水的大盆里面。顺着水管往里走,我们发现墙上贴着一张配料的单子:鲜橙多、红茶、绿茶各需多少香精多少色素等等,地上堆放着这些所需的原料。几口缸、几个盆、几条水管就是全部的生产线,没有任何的消毒杀菌设备。从这家的生产条件来看,是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纯粹上的作坊,并且脏、乱、差,惟独就是没有生产,他说现在是农忙要等几天,我们再三追问什么时候会生产,老板也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带着遗憾撤离继续寻找。

  我们从这个院子出来之后,发现司机正在摘车牌,并且把出租的标志也取了下来,他可能觉察到我们不是来买饮料的。上车之后我们想让他带我们继续找,他不再像当初那么热心,说现在都已经不生产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又翻出采购的样品,按上面的电话逐个联系,找到了一家名叫沃尔旺的厂家,问清楚地址之后马上赶了过去。刚进入厂区就发现偷机的磁带没有了,“上厕所”是我和庄严约定好的更换磁带的暗号。磁带在庄严的包里,在去厕所的过程中一直有好多人看着我们,所以我没有机会拿到磁带,转眼来到了厕所旁边,没想到周围聚集了十几个人,这可怎么办?我朝男厕的方向慢慢走,庄严也跟着我往男厕走,这时旁边的人对庄严喊:女厕在那边!那是男厕!我和庄严都很不好意思。我突然一把抢过庄严的包,“里面有纸巾吗?”,“有!”,拿着包我迅速冲进了厕所。换上磁带、开机来到了厂区。

  从外表上看这家厂子正规了许多,但是负责人就是不让我们进去,把我们挡在了仓库门口,拿了几个空纸箱让我们看,说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如此高的警惕性使我们不得不联想到会有一些问题。果然在仓库隔壁的一间屋子里,发现一张湖南某工商局发来的沃尔旺生产的某产品涉嫌侵权的一封函。但是没有能进入生产车间,所以没有发现其它的问题。再努力已经没有用,知难而退。

  接下来我们又找到了两家生产“中国统一集团”系列产品的厂家,其中一家还打着中美合资的牌子。市场上正规的统一鲜橙多冰红茶等饮料是台湾省的统一集团生产的。我们从统一集团河北办事处了解到,“中国统一集团”并非是他们的“统一”集团,此“统一”非彼“统一”,他们在借用统一的品牌效应欺骗消费者获取利润。这些“中国统一集团”的饮料究竟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呢?

  在四季饮料厂,几间简陋的厂房里,工人们在热火朝天地工作,一根管子从楼上伸下来,连接到灌装机上,工人们赤手把空瓶放到灌装机上对准瓶口,几秒种一瓶饮料就装满了,然后就是封口贴标签。所有这些完成之后,扔进一个冷却池里面,冷却池里面的水已浑浊不堪,生产好的饮料在这里浸泡几秒钟后装箱打包就进仓库了。ag真人试玩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厂的销售人员还非常热情的把我们领到拌料车间参观,给我们讲起了冷灌和热灌的区别,以及一些配料的情况。他们的饮料虽然在包装上写着有果汁,但是事实上并没有果汁存在,只是一些橙味色素在捣鬼。我们出来后,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大货正在装饮料,经了解得知是发往江苏的,共4000件。

  第二天我们找到了统一集团驻石家庄办事处,他们可能会掌握一些假冒统一集团的生产厂家,希望他们能提供一些线索。工作人员还算热情带着我们在石家庄市从东跑到西,又从南跑到北,走了好多路,但是一无所获。

  晚上我们又想起了第一家小作坊,便打电话联系有没有生产,回答是没有生产。第三天一大早我们又打电话过去,对方彻底把我们回绝了:买不到瓶子,不生产了。后来我们怀疑有可能是那天拉我们的那个司机给告密了。

  无奈之中,我们来到石家庄最大的批发市场——南三条市场,希望能发现一些新的线索。果然在一家批发商那里,发现可口可乐,雪碧等仿冒饮料。从包装上初步断定,这是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工厂。马上打电话联系,电话接通后,首先问有没有在生产,对方告诉我们在生产,问清厂址后便急忙打车过去。一路上我们都在祈祷,希望能让我们拍到生产的现场。在经过艰难的寻找之后,总算找到这家位于元氏县南佐镇的饮料厂,很远就看到大门口站着一个人在迎接我们,下车后才知道那是厂长。在车上我和庄严商量好,她负责缠住负责人,我趁机去车间拍摄生产的情况。进厂后我们便分头行动,但是等到车间才发现并没有生产,在灌装机上放着一些没有灌满的饮料瓶,一打听才知道十分钟前停电了。当时差点晕过去,直报怨为什么这么不顺!没有生产也就没有心情再和老板谈生意,寒暄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我们来到这个饮料厂所在的南佐镇,通过向几个冷饮摊主了解到在距此不远的地方有一家饮料厂在生产。按照他们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这家饮料厂。在饮料厂的门口发现一个小姑娘,她说这个厂就是她家的,现在在生产呢。但是来到院子里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生产的痕迹,我们提出要看一下货,负责人让我们在房间等她,她去取过来,在她出去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也跟着出来了,发现她穿过马路去了另外一个院子。我们马上感觉到对面的院子可能是仓库和生产车间。我们也就紧跟着过去了,这时负责人拿出两大瓶鲜橙多让我们看,我们提出多看几个品种想去仓库看看。进到院子里听到机器工作的声音,但是负责人并没有把我们带到有机器响的这个房间,而是对面的一间屋子。我和庄严交换一下眼色,我便往有机器声的那个间屋走去。当我快到那个屋子的时候,那个负责人发现了,冲我大吼起来——不许进去,不许进去!在她喊过多声之后,我便假装转身向她的方向走,我发现庄严把那个人托进屋子后,我便偷偷溜进了包装车间。透过包装车间的一个小窗户我发现里面那个房间不足十平米,小黑屋里挤了五六个人,所有的工序都是在这间小屋里完成的。在贴完标签后的产品通过这个小窗口扔过来,然后装箱。在桌子上有一沓空白的合格证,装箱员把合格证填上之后就扔进了箱子里,并没有进行产品检验。问她怎么检验时,她说:“谁装箱谁检验,只要是瓶子是硬的就行”。来门口没有发现负责人,我想庄严一定在费尽心思缠住她,庄严辛苦了!我便迅速地来到生产车间。桌子上放着一个四方的盒子,里面装满了黄黄的液体,两只手在熟练地往空瓶子灌这种黄色的液体,每个瓶子大概灌两厘米那么高,工作人员没有戴手套,由于手直接接触液体已经被染成了黄色。据工人介绍,这黄黄的液体是母液,是老板负责配的,她们只负责往瓶子里装。装进这种液体的瓶子被拿到一个简易的生产线上,去完成第二道程序——灌水。灌装机与一个白色的塑料桶相连,一根连接在自来水上的水管伸进这个桶里面,工作人员通过简单的操作桶里面的水就注进了瓶子里,然后装盖贴标签就算完成了。

  尽情地拍摄之后,我来到了大门口,过了一会庄严和那个负责人出来了,我知道庄严特别想急于知道里面的情况以及我拍摄的情况,但是当着那个人又不能问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就迅速上车了。她也紧跟着上了车。这是我们拍到了第一个比较符合节目要求的生产现场,很是兴奋。边开车边看回放,确认没有技术问题后,才真正放下心来。

  下午,我们又路过这里发现正在装货,我们第二次进去来到了这家工厂,拉货的是一辆河北邢台的车。我发现搬货的这些人的手都是黄黄的,就和他们聊了起来,一个大姐告诉我:“是装饮料染的”“能洗下去吗”“洗不下去,洗好几天才可以!”边说边在偷拍机镜头前晃晃手,“你看我的手多好看!”拍到这样一个细节心中窃喜,但同时又想到,手都可以被染成黄色,如果人喝下去会怎么样?

  虽然这一家工厂拍得已比较充分,但是还是觉得不太满足,车继续向前走,在一个小路口有一个冷饮摊,摊主告诉我们,前面那个村子最南面路口往东走有一家在生产。我们很轻松地就找到了这里。为了隐蔽,我自己带着偷拍机进来拍摄。这也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小院,最边上的那间房就是厂房,里面堆满了瓶子和设备。先和老板聊起了生产和销售情况,我提出想看一下产品,老板说现在还没有,热情的工人听到后马上说:没事,我们马上给你生产去。有个工人从外面提进来一桶瓶盖,里面还冒着热气,据老板说是用热水来消毒的。打开汽水混合罐、电源等流水线,就全线工作了。生产过程基本上和上午拍到的那一家相同,只不过这一家的机械化程度稍高一些,不用手工灌原浆,是用灌装机,导管一头接在灌装机上,另一条插进一口已经装满原浆的大缸里面。工人从地上随手拿起一个瓶子,灌上适量原浆,然后再注满水就可以了。这里唯一的消毒设备就是一根紫外线灯管,在拍摄期间也没有见到在使用。刚把整个生产过程拍完就停电了。我本来想用手机发信息告诉庄严里面的情况,但是由于网络问题一直没有发送成功。她见我好久没有出去,以为我在里面出事了,就带着出租车司机进来了,见我没事就和负责人聊了起来,负责人耐心地介绍起流水线,然后又给我们介绍起来母液的事,橙汁是用桔子味香精配出来的,苹果汁是用苹果味香精配出来的……每瓶饮料里面放 15 克这种母液,照此计算,这些饮料含三精的比例是 3% ,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万分之一。后来,我们通过专家了解到:香精、甜味剂、色素每一种食用过多都会造成对人的健康造成危害,严重的话会导致癌症,轻微的话会导致腹泻,还有产生身体不适的症状,头晕恶心。

  因为庄严进去的时候已经停电了,她以为我没有拍到生产线,上车后我告诉她我刚拍完生产线的时候就停电了,庄严兴奋地跳了起来,但是忘了自己在车上,头狠狠地碰到车顶。

  回到房间把这几天拍摄的偷拍带小心地整理着,十几盘,再看看桌子上摆满了我们采购的假冒伪劣饮料,这就是我们这几天的劳动成果,看着这些成果,心里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想到了前些天《聚焦三农》播出的阜阳奶粉的事件。我们这次拍摄的这些饮料大量的地流入了河北、河南、江苏、内蒙古等地的农村,而农民又缺乏辨别真伪的能力,会不会再次出现与阜阳奶粉类似的悲剧?我们迫切希望当地有关部门能彻底清查这些“小饮料”,净化农村的消费市场。